qq红包群号免费入的

不一样的宋高宗

作者:网络整理 2019-05-05

陈恭禄1944年出版的《中国通史》多有独立见解,如关于宋高宗,评价可谓独到。且在民国之时,民族意识正强,对岳飞抗金、秦桧投降和宋高宗议和是立场很鲜明的,后来亦然,就如同对待义和团问题,从课本就可以知道主流立场,可事实如何,时人后人如何对待,客观怎样评价,相信了解的人决不会简单同意一味认可、无视史实的观点。但此类问题很容易要么变成阶段性“历史使命”,民族大义,政治正确,又或变成标新立异,主观性翻案,为了立场而搜罗证据。且看在抗战这样的大背景下,陈先生是如何独立而客观地评价人物的。

他评价宋高宗说:高宗备受艰苦,崇尚节俭,享受远不及大将。听政至勤,幼年曾受良好之教育,爱好书字,大政之决定常为慎重考虑之结果,唯以祖宗之法为精审详备,不欲有所变更。其收大将兵权,恢复旧制,为其一例。高宗深谋远虑,过于其后诸帝。

又评价说:高宗用宰相信而不疑,朝政由秦桧决定,秦桧病死后,高宗始复亲理庶政。秦桧当朝,朝臣皆为其党,其子居于显位,诸孙皆为朝官。其先,秦桧与贤士往来,后以其无益于国而深恶之,引用者往往名不显着、愿受指挥之人(用人这方面王安石也如此)。秦桧专政之久,信任之深,为宋二百年来所未有。

由此谈及议和:宋金成为相峙之局,徒苦人民。而朝臣意气用事,视党争重于国事。高宗屈己事大,原所不恤,亦有休民之意。秦桧执行帝命,不顾反对,终能使其实现。秦桧死,帝保全其家族,且降诏曰:“断自朕志,决讲和之策,故相秦桧但能赞朕而已,如敢妄议,当置重典。”此乃警告好为浮言之士大夫。其后张浚出师中原,战败却拒绝议和,宰相汤思退曾曰:此皆以利害不切于己,大言误国,以邀美名。宗社大事岂同戏剧。其言深切士大夫之痼疾。

至于岳飞,确是冤死,但同收大将兵权以恢复旧制的大背景有关。先是金人深入淮南,形势危急,高宗诏岳飞赴援,飞不出兵,朝廷深以为憾。大将骄横,成为严重之问题。后召大将并赴行在,及至,罢其兵权,出于韩世忠、岳飞意料之外,其部将至欲为变,岳飞以此冤死。

综上,且不论陈先生个人观点几何,就当时形势及史实,便不可一概而论,更不可意气用事,简单臧否人物。倒是当时人彼此博弈,形成一种平衡,共同推进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至于被巨大的洪流裹挟,剩给后来的是什么,也就是身后事了。试想想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我们自己,是可以这样一概而论的么?如果有人简单甚至偏颇地评价我们,我们是会辩解沟通的,但古人又如何自辩呢?

不一样的宋高宗

本文作者:京城见闻录(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87154573963952648/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