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红包群号免费入的

古人守孝 | 继丁忧和夺情,“匿丧不报”闹哪样?

作者:网络整理 2019-06-14

?

古人守孝 | 继丁忧和夺情,“匿丧不报”闹哪样?



与“丁忧”相对的是“夺情”,这两个概念,就像是古代官员的强制性长期下岗与强制性带事儿上班。

“丁忧”有规矩,“夺情”也有流程:

本人闻丧后,立即上奏并告假;等回籍居丧百日,行完“卒哭”之礼后,朝廷下令,命其夺情起复。

但中国人的委婉含蓄众所周知。比方说皇帝的“禅让”,就算大家都知道是你逼原来的皇帝把位子让给你的,也得把戏做足:得人家请,你一再推,最后“无奈”之下,“义不容辞”才接受。

丁忧者也是一样。既然古代把孝道看得如此之重,那绝不能马上答应“夺情”,显得多迫不及待似的,难看。

要婉拒,走几个来回,最后“不得已”接受。

当然,也有坚持守孝不肯夺情并且还成功了的例子。


古人守孝 | 继丁忧和夺情,“匿丧不报”闹哪样?


事实上,就算是朝廷出面抢人干活为大家做贡献,也有人因接受夺情而被骂不孝的情况。

反对夺情者因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理直气壮;接受夺情者往往无力反驳,委不委屈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夺情”一般是因为有特殊情况急需用人,而某人又很重要,甚至不可取代。

既然如此,这个某人,除了自身的才能出色外,当的也不可能是个什么人都能做的官。

所以,朝廷或者说皇帝主动组织夺情,是高级官员的待遇;

中级官员只能“营求夺情”(即找人代奏请求夺情,此风自宋朝始,明朝沿习成例);

至于低级官员,连营求夺情的资格都没有,他们便选择“匿丧不报”。

匿丧不报,为什么?这不是和古人崇尚以孝道为先矛盾吗?

“丁忧”的神圣被破坏,自唐宋开始逐渐出现。


古人守孝 | 继丁忧和夺情,“匿丧不报”闹哪样?


唐宋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时的选官制度改革为科举制,做官看成绩,相对于“举孝廉”看名声流量,以及九品中正制靠投胎技术,科举制更公平了,把大家拉倒同一个起跑线上——是骡子是马,遛遛。

那才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好不容易考上公务员,得了官印,准备向人生巅峰攀爬,却要这么荒废三年?

不甘心,三年后还不一定能恢复原职,很可能只能站在候补的位子上,熬。

做官升迁是要熬资历的啊,回去守孝,不相当于直接从山腰跌倒谷底?

即使不提升迁前程,就说这个工资吧,丁忧期间,去职降薪,明面上的工资减半,靠当官得来的“隐性收入”也断了,对于出身寒门、没啥根基的官员来说,这是极大的损失,甚至还有人在丁忧期间穷得快饿死。

所以,就算有风险,就算被发现了没好果子吃,仍不断有人铤而走险,“匿丧不报”。

味儿是不是变了?

变成了一种枷锁和束缚,变成了道德的绑架,让部分人陷入现实和理想的矛盾。而且多少有了些“存孝理,灭人欲”的意思。

回过头去看孔子和宰我的对话,或许让孔子不满的,并不是宰我质疑孝期三年太长,而是他觉得宰我内心对孝的态度不够端正——孝竟还没那些俗事重要?!

但人首先是个动物,食五谷杂粮,得活下去,必须考虑那些实实在在“有用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活得那么“理想主义”。

去世的人,尘归尘,土归土,顶多留在活人的记忆里;而在世的人,要往前看,负重前行。


古人守孝 | 继丁忧和夺情,“匿丧不报”闹哪样?


今天谈及孝顺和亲子关系的话题时,已经摒弃“愚孝”,有新的理解和共识:

子女是独立的个体,而非父母的附庸。父母不是子女的“主人”,而是他们生命早期的领路人。父母、子女之间互有责任义务,更有亲情。

然而,亲子互动的模式多样,家家也有难念的经,所以,孝的具化行为也没有适应所有人的统一标准。

毕竟情感流露于真心,固化某些孝行动作,就太流于表面,反倒使虚情假意有了遮掩。

子欲养而亲不待,真到那时,即使痛苦懊悔,也没有办法挽回。

表现得自苦也好,生活得正常也罢,失去父母是人生极痛,若有一点孝心,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守孝最终还得落实在真心,而不是某些形式。

编辑 | 筱芳

图片 | 网络

古人守孝 | 继丁忧和夺情,“匿丧不报”闹哪样?


本文作者:脉承视角(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0807147308974604/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