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红包群号免费入的

他是袁枚的学生,龚自珍的好友,终活成“清朝唐伯虎”

作者:网络整理 2019-06-27


他是袁枚的学生,龚自珍的好友,终活成“清朝唐伯虎”


文:竹映月江(读史专栏作者)

如此飘零怨也迟,斜阳肯照未残时。

生成一树桃花命,冷落终年后土祠。

陇水人吹三弄月,孤山魂葬半坟诗。

寒鸦齿冷秋烟笑,死若能香那得知。

——清·王昙《落花诗》


这首诗是有“江左三君”称号之一的清朝才子王昙,在凭吊唐伯虎时所写的,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王昙自身的命运竟也与诗中所写极其相似。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才子王昙经历的风霜雨雪吧。

01

乾隆年间,嘉兴有位少年书生名叫王昙。这位王昙从小就聪慧过人,每次买回来的书,只需要看一遍就能过目成诵,而且他并不是死读书,他还是个辩论高手,善于活学活用书中的理论。

除了学习好,王昙还是个综合素质全面发展的好学生,他弹得一手好琵琶,又能绘画,工治印,善莳花,不管做什么事都能别出心裁,不落俗套。

这样厉害的学霸,还遇到了一位名师指导——大才子袁枚。在袁枚的教导下,王昙小小年纪就名声在外,知道他的人都觉得他一定会成为科举状元。

学习生涯一帆风顺的同时,王昙的家庭生活也十分得意。他的妻子朱樨香、继室金礼瀛、妾钱畹全是当时名噪一时的才女,其中金礼瀛有乾嘉第一女画师之称,而钱畹则是名士钱谦益曾孙女。

少年王昙可谓是春风得意,事业爱情双丰收。

02

一帆风顺的成长经历让王昙成为恣意挥洒青春的直爽少年,而一向优于常人的傲人成绩也让王昙养成了目空一切的张扬性格。

可惜,命运给予的馈赠来去匆匆,就在王昙中举后不久的一场科举考试中,他迎来了人生的大转折。

qq红包群号免费入的那是京城一场会试的现场,离交卷的时间已经很近了,考生们纷纷进行着最后的冲刺。这时,一位志得意满的考生,突然站起身来,双手抱元守一,只见他稳扎一个马步,跟着掌力一吐,顿时轰然一声大响,考场上试卷与笔墨齐飞,还伴随着考官和学子们惊恐的叫声。

这名考生正是王昙,面对眼前的一片狼藉,他却只是微微笑道:“各位,晚生实在唐突,只因方才卷子答得痛快,忍不住使起道家法术‘掌心雷’,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国家取士的科举,岂能儿戏。考官毫不犹豫的把这件事上报给乾隆了,结果乾隆御笔朱批:左道惑众,永不录用。

然而,此时的王昙并不知道乾隆的批语,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对他人生的巨大影响。他依然意气风发,恣意张扬,满心以为,高中只是时间问题,不过再多等几年罢了。

03

因科场使用“掌心雷”,王昙出了名,迁客骚人们纷纷与之结交,但络绎不绝来拜访的士人中,也有与王昙话不投机的。

王昙素来讨厌社交应酬,于是他干脆修筑了一栋二层小楼,取名叫烟霞万古楼。平时他自己住在二楼。

然而,这栋小楼却没有楼梯。如果有客人来访,王昙就在楼上和客人聊天,若是聊得投机,王昙就会飞身而下,一把抱起客人,再转身一跃而上小楼中,初次经历的客人往往被他吓得面如土色。

但若是和客人聊不到一处,王昙就径直闭门谢客,常常弄得楼下的客人十分尴尬。

虽然王昙处世狂傲,但他走仕途之路的心意却很坚定。他乡试的房师吴省钦年近古稀,又曾经做过和珅的老师。和珅倒台后,吴省钦很担心自己被连累弹劾,于是吴氏为求自保,将心思打到了王昙身上。

当时适逢白莲教叛乱,吴省钦对王昙说自己可以向皇帝推荐他。王昙对房师素来信任,平日里往来也多,听说房师愿意举荐自己,满心感激的同意了。

结果,吴省钦虽然真的向嘉庆推荐了王昙,但推荐的理由并不是王昙文采斐然,而是王昙的掌心雷可以对付白莲教。

奏折送上后,结果嘉庆大怒。他可是知道乾隆对王昙的批语的,老皇帝定性的话,新皇帝岂能变,遂斥掌心雷为邪术。

王昙就此仕途梦碎,还成为了乡间的笑柄。

其实,这一切不过是吴省钦为求自保的计策而已。他先向皇帝上书荒诞之事,然后借此自罚,就可以告老还乡,得养天年了。

可惜王昙成了吴省钦手中的一颗棋子,声名就此臭了大街。以至于当时江浙一带稍有文风和王昙相似的人,都会被人嘲笑“你该不会就是那个掌心雷吧”。

受此刺激,王昙行事愈发张狂,常常口出不容于世之语,渐渐的士人也不和他来往了,王昙成为了人们眼中疯狂怪诞的代言人。

04

即便如此,王昙依旧一心想走仕途之路。公元1799年的会试,王昙受吴省钦连累未能参加。此时王昙虽然难过,但还是带着希望准备参加下一次的会试。

公元1801年,王昙参加会试,由于王昙的才华实在惊人,有官员举荐了他的卷子,可惜未被录用。

公元1802年,王昙再次参加会试,又有官员被他的才华打动,再次举荐了他的卷子,结果依旧被知道乾隆科场内情的大臣将试卷扣下,王昙会试再次失败。

自此以后,似乎官员们也摸出了门道,王昙的试卷再也没人举荐了。

但王昙依旧执着的参加考试。公元1809年,王昙又一次会试失败了,不过他却认识了一位叫龚自珍的忘年交,他还预言龚自珍将来一定名扬天下。

公元1811年,王昙又去参加会试,依然毫无意外的失败了。

公元1814年,也就是王昙过世前的第三年,已经55岁的王昙最后一次参加了会试,却还是会试不第如故。

王昙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精神上受到非常大的打击,而且由于他一心备考不事生产,生活上的水准也是一落千丈。那个曾经青春张扬的少年才子王昙,就这么被生活的重重压迫折磨的失去了昔日风华。

05

龚自珍最后一次见到王昙时,王昙已经五十七岁了。此时的王昙妻妾全丧,贫病交加,事业上更是一败涂地。

龚自珍只看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孤独的坐在小屋里,“幽如闭如,寒夜屏人语,絮絮如老妪,匪但平易近人而已”。

那个曾经肆意轻狂的王昙竟然成了眼前这个在寒夜里一个人对着屏风说话,絮絮叨叨如同老妇人般的慈祥老人,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傲气。

少年时科场上一出掌心雷名冠天下,中年时挟客登楼恣意轻狂的王昙,终于在生活的重重打磨下,成为了晚年平易近人的慈祥老者。

命运给了王昙五彩斑斓的少年时光,却又亲手收回了这一切,只留给王昙一片黑白的晚岁凄凉。

而王昙,终于在人生的风霜雨雪中,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本文作者:冰点知局(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6727657322578446/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